新闻详情

股东出资责任研究

2017-10-17 15:13来源:中国文化传播网作者:陈结晶网址:http://中国法大法律咨询维权网浏览数:5918 

股东出资责任研究

文:重庆金牧锦扬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陈结晶

引言:

2005年12月31日以前,在设立有限责任公司时,均要求股东全部实缴注册资本,即要求股东一次性足额缴纳全部注册资本。而部分企业或基于增强公司资信、或基于诈骗目的,采用虚报注册资本注册登记,或在注册后抽逃注册资本。导致大部分债权人在经诉讼或仲裁胜诉后,因虚假出资的公司无资产可供执行,致使判决或是裁决成为一纸空文。这样的案例在司法实践中层出不穷。自2006年1月1日施行的《公司法》,大幅降低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并将注册资本一次性缴纳改为分期缴纳。此后,设立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降至最低3万元,公司全体股东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二十,也不得低于法定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其余部分由股东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两年内缴足。

2014年3月1日起施行的《公司法》在设立有限责任公司时完全采用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不再有注册资本最低限额的限制,也没有首次出资额限制、以及缴付期限的限制。

那么,在实缴制下,如果股东虚假出资、抽逃出资,或是在认缴制下股东到期没有缴纳出资、以及未到期没有缴纳出资,股东该承担什么责任呢?

一、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下股东出资责任

先简单介绍在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下笔者办理的一个股东责任案例。

1、案情介绍:

   19983月,杨某彪明知其无资金和实物资本,利用虚假银行进账单,罗某某、杨晓某利用购买冷薄板、空调等调拨单,经会计师事务所验资,向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虚报注册资本680万元,成立了洋洋公司。20001月,杨某彪在无实际资金的情况下,又利用一张伪造金额为600万元的重庆商业银行进账单,经会计师事务所验资,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申请变更登记,使洋洋公司注册资本达到人民币1280万元。

后洋洋公司在不具有国道212线南充至武胜段高速公路工程项目发包权的情况下,向本案原告邹某某谎称已取得项目的业主权,可以议标的形式发包该项目部分标段。20041019日,洋洋公司与邹某某挂靠的重庆第二市政工程公司,就承建212国道南充至武胜段K45-K55+500建设工程订立了《212国道(南充至武胜段)高等级公路工程承包合同》,原告邹某某于次日支付定金500万元。后邹某某发现洋洋公司并不具有该建设项目发包权,遂以诈骗报案,后杨某彪被追究刑事责任。

原告邹某某认为,洋洋公司诈骗原告财产,应依法承担刑事责任,并归还财产。杨某彪以及被告罗某某、杨晓某,作为公司股东,虚假出资,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罗某某、杨晓某以及杨某彪(在诉讼过程中去世)赔偿原告500万元。

2、法院说理及判决

该案经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做出(2011)中区民初字第01166号《民事判决书》。渝中区人民法院认为:

依据本院(2003)中区刑初字第145号《刑事判决书》以及(2007)中区刑初字第383号《刑事判决书》所查明及认定的事实,洋洋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某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与原告邹某某签订承包合同的过程中,虚构事实,骗取了原告邹某某合同定金500万元。而洋洋公司股东罗某某、杨晓某在办理洋洋公司注册及增资的过程中,存在隐瞒真相、虚假出资的行为;在办理洋洋公司注销登记手续过程中,明知洋洋公司应返还邹某某定金500万元,而未依法通知邹某某申报债权、参与洋洋公司清算,即在杨某彪已去世的情况下,提交虚假清算报告,办理了洋洋公司的注销登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九条“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恶意处置公司财产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或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权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的规定, 洋洋公司股东罗某某、杨晓某依法应共同退还原告邹某某484990元。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杨晓某、罗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支付原告邹某某人民币484990元。

前述判决明确了,在注册资本实缴等级制下,股东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的情况下,若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股东将承担责任。

二、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下未缴纳出资的情况下股东、董事、经理的的责任

2006年1月1日实施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以及分期缴纳后,笔者遇到很多股东在设立公司时故意夸大认缴注册资本,认为这样给人感觉公司资金实力雄厚,并将认缴期限延长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以为这样即使公司不能清偿债务,股东也可以不承担责任。这种做法值得商榷。

2014年3月1日起施行的《公司法》允许股东自由约定出资期限,导致股东出资义务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如果发生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的债权该如何保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对股东责任进一步作出了更详尽的规定,阐述如下。

1、在认缴制下,股东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的,仍要承担责任。

在认缴制下,股东虚假出资的情况已经很少,但抽逃出资的行为仍大量存在,且更加隐蔽,包括:⑴.制作虚假财务会计报表虚增利润进行分配;⑵.通过虚构债权债务关系将其出资转出;⑶.利用关联交易将出资转出;⑷.其他未经法定程序将出资抽回的行为。
  2、公司债权人有权要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承担责任

注册资本也叫法定资本,是公司制企业章程规定的全体股东或发起人认缴的出资额或认购的股本总额,并在公司登记机关依法登记。公司资本制度担负着一项预设的制度功能,即弥补股东有限责任对公司债权人保护不周的缺陷,以有效维护债权人利益。因此,当公司资产不足以对外清偿债务的情况下,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将对外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特别需要说明:一是,如果公司的资产足以清偿债权人的债权,则,不能要求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二是,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所承担的补充赔偿责任,以其未缴纳出资的本金及其利息为限,而这一限制包括该股东对外所承担的全部责任,其所承担的责任已达到限额时,任何人均不能再要求该股承担出资责任。之所以对股东责任作出限定,是基于现代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制度中股东责任有限的特性所决定,股东对公司仅负有有限的出资义务,而不负有直接承担公司债务的义务。然而当股东没有履行或没有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时,本应由公司要求股东履行出资义务,但出于有效保障债权人利益,减少债权人累的目的,法律允许债权人直接向对公司负有出资义务的股东主张权利,由其直接向债权人履行义务,而股东所承担的义务仍以出资范围为限,并不因此发生变化。

3、公司债权人是否可以要求约定的出资期限尚未到期的股东承担责任。

笔者认为,第一,出资义务是股东的法定义务,股东之间约定的出资期限属于股东内部约定,不能对抗外部的第三人。第二,注册资本实行认缴制,只是赋予股东之间根据经营需要分期缴纳出资,不能成为股东免除的出资义务的借口,股东的出资义务和责任并没有本质变化。第三,股东的出资义务是股东承诺将以其认缴的出资对公司承担责任,相当于股东对公司承担的一种出资范围内的担保责任,而公司是以其全部财产对外承担责任,当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股东即应在认缴范围内替代清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二十二条已经作出了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的规定。该条规定,公司解散时,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均应作为清算财产。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包括到期应缴未缴的出资、公司章程约定的分期缴纳尚未届满缴纳期限的出资。当公司解散而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债权人主张未缴出资股东,以及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或者发起人在未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此条款的适用仅限于公司解散时,债权人可以要求未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责任,其他发起股东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在现实中,很多股东在明知公司无力继续经营的情况下,既不解散公司,也不缴纳尚未缴纳的出资。为此,在公司不解散的情况下,债权人还很难直接要求未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责任。若仅规定公司解散时,债权人才能要求未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责任,那么,就会迫使债权人申请公司破产申请,则,未让公司、股东、债权人任何一方收益,法院的破产清算案件也会无限扩大。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对于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公司债权人有权请求未到约定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该规定要求未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责任,不再以公司解散为前提条件,也包括要求公司章程约定的出资期限尚未到期的股东提前缴纳出资,即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债权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但也有观点认为,不能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要求依据公司章程约定的出资期限尚未到期的股东提前履行出资义务直接对债权人承担责任;只有在依据公司章程约定出资期限已经到期但股东尚未履行该部分出资义务的情况下,债权人才能要求股东在到期却尚未履行该部分出资义务的范围内对债权人承担责任。

4、其他发起人股东的连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三款,确立了公司发起人对公司设立时的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应承担的连带责任,发起人承担责任后有权向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股东追偿的权利。这里的发起人并限于《公司法》中所规定的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同时包括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的股东。该条款规定增加了发起人的责任,强化了公司发起人对公司资本形成的监管义务,确保了公司资产的有效性和债权人的利益。

5、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缴纳增资的出资义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未尽勤勉义务时应承担相应责任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当公司增资时,出现认购增资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负有督促、要求、以致采用诉讼追缴的方式要求认购增资的股东履行缴纳出资的义务。若,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未尽到该义务,当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债权人有权要求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责任。

律师提示:

一、股东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的,公司、股东、公司债权人均可以要求股东承担赔偿责任。

二、公司资产不能清偿债务,股东也没有足额缴纳出资的,可以要求未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责任。如该部分未缴纳的出资是公司发起成立时股东认缴的,可以要求其他发起股东承担连带责任。

三、公司增加注册资本,股东没有缴纳新增注册资本,若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未尽到勤勉义务,可以要求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责任。

四、设立公司应将注册资本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注册资本过大,股东风险越大,甚至会影响股东的其他资产、以及股东在其他公司的股权。

五、不要盲信公司注册资本,交易金额巨大或对交易对方资信存在怀疑时,可以查询交易方实际缴纳的注册资本、交易对方最近的财务报表等。

责任编辑:陈传翠 编辑:孙学花